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首页 >> 主页四个动态 >>心理科普 >> 洁癖是强迫症吗?什么样的洁癖需要治疗?
详细内容

洁癖是强迫症吗?什么样的洁癖需要治疗?

门诊经常会遇到一些因为“洁癖”来就诊的患者,他们存在过分爱干净的思维和行为。总是担心粘上灰尘、毛发、鼻涕、唾液等他们认为不干净的东西,因此会反复洗涤(例如反复洗手、洗衣服和床单等),直到处理得自己认为干净为止,否则会心里不舒服。

微信图片_20230426112456.jpg


那么,这些是不是强迫症的表现呢?他们往往带着这个疑问来咨询精神科医生。


一、强迫症的定义和临床特征


我们首先要清楚医学上如何定义强迫症,以及这个疾病的临床特点。强迫症的医学专业术语是“强迫性障碍”,它是一种以反复持久出现的强迫观念或/和强迫行为为基本特征的神经症性障碍。



● 强迫观念是指,以刻板的形式反复进入患者意识领域的表象(事物不在面前时,头脑里出现的关于事物的形象)或意向(人们对待或处理客观事物的欲望、希望、谋虑等行为倾向,即行为的准备状态)。


换句话说,就是“脑海中出现挥之不去的、重复的观念、想法、形象”。例如强迫联想、强迫回忆、强迫怀疑、强迫对立思维等。


● 强迫行为则是,反复出现的刻板行为或仪式动作。换句话说,就是“出现难以自控的、重复的行为或者动作”,例如强迫洗涤、强迫检查、强迫计数或者强迫仪式动作等。


患者明知强迫观念及行为没有现实意义,没有必要,是多余的;有强烈的摆脱欲望,但却无法控制,因而感到十分苦恼。所以,当我们出现可疑的“强迫观念”或者“强迫行为”时需要警惕自己是否患有强迫症。



二、洁癖是不是强迫症?


回到我们开始的问题,那“洁癖”是不是强迫症呢?


“洁癖”在汉语词典中意为“过分讲究清洁的癖好”,是一种长期存在的习惯化行为。洁癖是不是强迫症,医学上尚未达成一致的意见,或者说无法简单回答“是”或“不是”。


每个人洁癖的严重程度、持续时间、对个体的社会功能影响等等,存在很大的差异,因此一部分存在洁癖的人被诊断为强迫症,而另一部分则不能诊断为强迫症。那么,哪些洁癖的人可以诊断强迫症呢?


结合诊断标准,具备以下特点的人可能会诊断强迫症:


01

怕脏的想法过于强烈,在脑海中持续反复出现且挥之不去,已经对我们的生活、工作、人际交往等社会功能造成明显的影响;

02

或是,在怕脏观念的支配下,反复洗涤,这种反复清洗的行为已经对我们的生活、工作、人际交往等社会功能造成明显的影响;如果打断/终止这种洗涤行为,会造成明显心理/生理不适反应。

03

怕脏的观念或/和反复洗涤的行为,持续时间至少超2周以上。


相反,如果只是存在过分讲究清洁的癖好,但是怕脏的观念或者反复洗涤的行为,对我们的社会功能影响不大,就不能诊断为强迫症,也无需治疗。但是,这类具有洁癖特征的人群,容易在一定的条件下发展为强迫症,一旦出现明显的社会功能受损,就需要及时就诊。



三、具有洁癖特点的强迫症如何治疗?


强迫症的治疗方法主要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,这些治疗方法同样适用于具有洁癖特点的强迫症。


对于症状程度较轻、社会功能影响小的患者,可以首选健康教育和心理治疗



● 健康教育主要是针对患者及其家属进行强迫症相关知识的科普,减轻患者心理压力,增强改变的动机和信心。


● 认知行为疗法,是治疗强迫症最有效的心理疗法。包括认知重构和行为干预两部分,尤其暴露疗法与反应阻止疗法是强迫症心理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对于中-重度强迫症患者,可以选择心理治疗联合药物治疗/物理治疗



● 药物治疗以选择性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为主,可以单用或者联合其他药物共同发挥治疗作用。


● 物理治疗方面,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批准经颅磁刺激治疗可以用于治疗强迫症。国内临床应用时,也参照此标准。


洁癖≠强迫症,强迫症也不仅仅只有洁癖。但同时,一部分洁癖者是会被诊断为强迫症,且需要接受专业医学干预的。


当你脑海中出现重复性、挥之不去的观念、形象、想法,或者出现难以控制地、重复性的行为/动作,且伴有明显社会功能受损,建议到精神科就诊,进一步排查是否存在强迫症,以便早期干预。


参考文献

[1] Stein D J, Costa D, Lochner C, et al. Obsessive-compulsive disorder[J]. Nat Rev Dis Primers,2019,5(1):52.

[2] Carmi L, Tendler A, Bystritsky A, et al. Efficacy and Safety of Deep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for  Obsessive-Compulsive Disorder: A Prospective Multicenter Randomized Double-Blind  Placebo-Controlled Trial[J]. Am J Psychiatry,2019,176(11):931-938.

[3] 陆林. 沈渔邨精神病学[M]. 人民卫生出版社,2018.

来源:精神卫生666

京ICP备:000000000     京公网安备:110111111111号
版权所有:XXXXXXXX人民政府  承办:XXXXXX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:XXXXXX日报社
  • 电话直呼

技术支持: CLOUD | 管理登录
seo seo